书名:[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

某种可能性C ℉ùщéйs?ù壹.?ǒм

    [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 作者:六日六日
    某种可能性c fuщéns?u壹.?om
    有些事情不可逃避,否则便无法回头。
    (一)
    除了一副小学生模样与众不同以外,道乐宴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女子高中生。
    表面看上去是如此,但是道乐宴有个秘密。
    在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人知道的秘密。
    不过,那个秘密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更何况那是一段算不上愉快的经历,所以她本人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一分半点。
    梦。
    噩梦。
    没错,那都是梦境。po1八Ъl.?om(po18bl.com)
    “梦境”的后遗症困扰了她一年之久,甚至也为此转过一次学。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她终于渐渐收敛了锐气,能和周围人正常的相处。
    毫无疑问,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她的人生一定可以回归到原先的轨道上去。
    若不是,在放学路上被某个人截住了。
    从天而降的某个人。
    他捉住道乐宴,把她举到半空,微眯起眼睛,端详对方脸上的神色。
    “抓到你了。”他准确说出对方的名字,表示没有找错人,“道乐宴。”
    虽是成年人的体格,面容却尚有未褪去的稚气,是相当年轻的男子,年龄应该不超过二十岁。
    银色的头发与蓝眼睛,典型的外国人特征。
    顺便一提,道乐宴并没有外国友人。
    “啊,也对,你没有变,但是我变了。”他自己意识到了某个重点,“你真的认不出?我认为还不至于到完全认不出的地步。”
    “自说自话什么?脑筋有问题吗?无礼的家伙,放我下来!”道乐宴挥舞拳头,“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奇犽。”他说,“我是奇犽。”
    “什、什么玩意?!”道乐宴仅仅愣了片刻,居高临下的状态,正好便于她一脚踹到他脸上,“我不认识!”
    在自称“奇犽”的家伙恍神之际,道乐宴挣脱出他的双手,轻巧地跳回地面,一溜烟跑掉了。
    (二)
    她口中名为“神”的存在,其实质究竟是什么?
    至少,是能够使坏掉的手机收到讯息的存在。
    时隔数年,奇犽依然能清楚地回忆起,当他拿起没有随她一起消失的手机时,碎裂的屏幕忽然亮起,显示出的一行信息。
    发件人是“神”,像是低级的宗教骗局。
    内容很简短,说中他心中隐秘的想法——“想要追上她吗?”
    ……怎么可能。
    道乐宴的消失令对面也丧失了些许战意,既然计划落空,就没必要继续下去。
    “是你赢了~”对方说,话里遗憾的意味有点虚假。
    “西索!”
    对方已经走了。
    再次查看手机,之前的讯息仿佛是幻觉,无论如何操作,手机都毫无反应。
    后来送去修理店,得到的回答也是建议买新的。
    不能使用的手机与砖头无异,此事就此搁置。
    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几乎使他淡忘这段过去,直至某天午后,那部被宣告无法修理的手机重新亮起,屏幕上仍旧是那条讯息——“想要追上她吗?”
    与其说她是扰乱人心智的恶魔,不如说,“这个”才是真正的恶魔。
    不,反正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叁)
    有什么搞错了。
    被道乐宴以脚踹脸之后,奇犽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选择从长计议。
    听到自己报上名字,道乐宴当时的反应,有说谎的味道。
    设想过很多情况,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果断否认。
    一瞬间真以为是自己搞错了。
    刚到这个世界就贸然行动,的确是欠缺考虑,为了在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按目前的情形,得先靠自己去获取这个世界的信息。
    他对这个世界的事情并不是一无所知,所以他并不心急。
    说起来为什么会知道,想起来真是丢脸。
    不合时宜的倒下,不得已被她背着。
    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姑且找到了一份便利店的打工,解决了最要紧的生存问题,比薪水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能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人,便于快速融入这里。
    其余的时间,他调查清楚了她的住址和学校。
    她好像真的忘记了一切,与周围人一样,循规蹈矩地按时往返于学校和住宅,有的休息日则会出门逛街。
    今天她和一个男孩子来到了奇犽打工的便利店,那时正是换班的时点,在她进店以后,奇犽才刚刚站到收银台。
    否则,她可能不会选择这里。
    他想。
    那个男孩帮她取下货架高处的饼干盒子,因为摸她的头顶嘲笑了她的小学生身高,被她跳起来敲了一记额头。
    结账的时候,她借故到店门等待,果然是在意自己的。
    虽说这也可以解释成自己刚到这个世界时的鲁莽行为令她心生戒备,但以自己的直觉,那时她八成说了谎。
    为什么说谎?
    “……”
    我的选择,也许是错误的。
    (四)
    “滚出来吧!”道乐宴对来者不善的视线算是比较敏感的,她没有甩开尾行的某人,而是特意绕到人烟稀少的小路,才转身叫道,“鬼鬼祟祟的家伙!”
    在不远处另一边的奇犽,然后便看到道乐宴大展身手,将尾随她的成年男子狠揍一顿,并且粗鲁地吐了口水,一点也不普通女子高中生。
    此刻的她卸去了伪装,举手投足都是过去熟悉的样子。
    “哼,去死吧,变态。”她一边继续用脚踢着地上已毫无反抗之力的男人,一边拿出手机,“蹲几天牢房真是便宜你了。”
    即将按下最后一个按键的时候,道乐宴被人从后面打晕了,利落的手刀,冷静过头的目光,一点也不普通便利店员工。
    被五花大绑,还被堵住嘴的道乐宴,在某个陌生的屋子里醒来,“……”
    “目前只租得起这么小的房间,毕竟手头资金紧张。”站在她面前的奇犽,显然就是现行绑架犯,“不要大叫,我会马上制止你,你认识我,就应该相信我有这种能力。”
    “我不认识你!”嘴里的布条一除,道乐宴就立刻否认,“你肯定是误会了!”
    “谁知道呢?”奇犽坐下来,与她四目相对,“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什么意思?”
    “小杰死了。”
    “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她没能掩饰住全部的惊讶,表现越发漏洞百出,“小杰又是谁?”
    “还是不肯承认吗?”
    “我……”她辩解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你也不想知道。假装忘掉一切就是你的选择。”奇犽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在那里,他感到了对方一丝表示动摇的颤抖,“你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这几年所受的煎熬。如今我甚至后悔了,后悔当初的选择。”
    (“你是爱她多一点,还是恨她多一点呢?”)
    “从别的世界闯入,破坏我的人生。得向你收取代价——这就是我的复仇。”不容对方分辩,奇犽重新用布堵上了她的嘴,“时间和耐性,我都有很多。接下来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奇犽出门买回了几件衣物,命令她到卫生间在叁分钟内换好。
    看到奇犽拿走她换下来的衣服,却没有放进洗衣机,道乐宴很是疑惑。
    她正犹豫着能否提问,奇犽先她一步答道,“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五)
    隔日,道乐宴在电视的地方频道上,看到了自己“失足坠海,下落不明”的新闻。
    当地警方接到报案就出动进行搜索,最后只找到了被海浪带上岸的失踪者的鞋子。
    她的家人出现在镜头里,那个和她一起去便利店的男孩子,原来是她的弟弟。
    这几天道乐宴一直被绑着,此刻当然也是,她有些焦急,无奈口被封住,仅能用眼神恳求身旁的奇犽。
    对方笑了笑,表情变为无动于衷。
    尽管从被绑架开始,就没有吃过或者喝过什么,但道乐宴还残余一些挣扎的力气。
    她徒劳无功的行为持续到所有的新闻播完,电视开始播放下一个娱乐节目。
    陪她看完这段新闻的奇犽关掉电视,走到一边拿起书来看。
    可恶,可恶!
    道乐宴的焦虑转为愤怒,却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奇犽取下了她嘴里的布条,把一杯水递到她嘴边。
    她偏头撞翻了水杯,比起干渴不已的喉咙,别的事情对她而言更为重要,“对不起,我说谎了,我向你道歉!我……你突然出现,我觉得害怕……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平静的生活。对不起,请原谅我。请让我……让我回家。”
    不对,我要的不是道歉。
    奇犽捡起杯子,他脸上的阴霾令道乐宴谨慎地噤声,观察他的反应。
    他又倒了一杯水,再次递到她的嘴边。
    这次她不敢违逆,加上确实渴得厉害,便顺从地全部喝下,然后抬起头,脸上有些讨好的神色。
    “和‘上次’不一样,我不会放你走了。”奇犽放下杯子。
    “不……你不能……”道乐宴的抗议被布条重新封住,她发出了哭泣一般的“呜呜”声。
    想要把她怎么样呢?
    最开始,并不是想这么做的。
    (“你是爱她多一点,还是恨她多一点呢?”)
    我不知道。
    (六)
    这个世界里,每年由于各种原因“行踪不明”的人本来就不少,更何况是一个普通女子高中生。
    超过一个月的失踪案件,除非有什么特别离奇的要素,无一例外会淡出大众视野。
    大多数失踪者的家人,也差不多绝了希望,开始有置办墓碑的打算了。
    绑架犯白天的时候一般会出去工作(笑),那期间道乐宴没有少动过逃脱的心思。
    先不说身上的绳子绑得牢,每天只有最低限度的水和食物,她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折腾。
    尽管不愿意相信,眉眼的特征,讲话的内容,都能证明绑架犯的身份的确是奇犽。
    从他口中可以得知,对于他来说,距离上次分别已经过了五年。
    不仅是杀死小杰的凶手尚且不明,还发生了很多难过的事情。
    至于具体是哪些,他不想再提。
    他说的复仇,又是想做什么?
    没有做任何伤害的举动。
    只是把自己终生软禁?
    对自己处置似乎太简单,道乐宴每天都在不安中度过,总觉得,哪天就会被改变心意的奇犽给杀死——这个奇犽不是记忆中的那一个。
    对于当初帮助自己回家的那个奇犽,后来是心存感激的,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早点逃脱的话……
    逃脱计划尚在谋划期间,道乐宴就被装进了行李箱。
    “不得不说。”奇犽一边将箱子的拉链拉上,一边说,“你的体型小,在这种时候很方便。”
    拉链拉到了底,道乐宴顿时陷入黑暗。
    (七)
    “欢迎回家。”
    灯光有些刺目,道乐宴花了数秒才看清楚面前说话人的脸,是奇犽。
    “刚刚搬进来,什么都还没收拾。”他解开道乐宴身上的绳子,“一起做吧。”
    新的住处明显比以前宽敞,基本家具一应俱全,需要整理的行李也不多,再做些简单的清扫就行。
    帮忙做完这些,道乐宴垂手站着,等待奇犽像往常一样,除非必要,就会把她重新绑起来。
    “这个时间,该吃晚饭了。”奇犽没有如道乐宴所想,甚至热了两份速食便当,端上桌子。
    要知道,过去的一个月,道乐宴每天只有早上才能吃一顿令她饿不死的食物。
    听到奇犽叫她过去,她才面色迷茫地坐下,凭借本能拿起筷子。
    本以为已经习惯了饥饿,可是饭菜的香味牵动着她的食指,下去的第一口饭菜更是彻底激发了沉寂已久的食欲。
    狼吞虎咽,用不了几分钟,道乐宴把整盒便当吃得干干净净。
    她敢打包票,平时她吃完这些就很饱了。
    但是……
    奇犽察觉到视线,把他刚吃了两口的便当盒推到了道乐宴跟前。
    “……”除了被绑架的头几天,道乐宴很少和绑架犯讲话。
    难得看到她展现出强烈的欲求,奇犽意外之余,轻声安抚她道:“没关系。”
    抱着“这可能是最后一顿”的悲观心态,道乐宴犹豫片刻就不客气地解决了眼前的饭菜。
    到了睡觉的时间,这个冲动的行为则成了“甜蜜的负担”,令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比起肚子不舒服,与日俱增的想要从这里逃出的愿望更令她难以入眠。
    该说是绑架犯终于开始放松警惕了吗?
    没有绑住她,让她正常地躺床上睡觉。
    要不是绑架犯在旁边地板打了地铺作为监视,她肯定忍不住当晚冒险出逃。
    不能着急,要等待时机。
    (八)
    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看似捣鼓几下就能打开的手铐,实际操作的情况却完全不同。
    说是为了避免绳子继续在她身上留下勒痕,所以换成了手铐……不,其实大多数痕迹都是她趁着奇犽外出,试图挣脱造成的。
    不管怎么说,金属制的手铐不可能和绳子一样使用强硬的方法。
    这个世界的常理就是如此。
    人力十分有限。
    只有奇犽在的时候,她可以不受束缚,在屋内相对自由地活动,但想在对方眼皮子底下逃走,还是比撬开这该死的手铐难度更高。
    很遗憾,她早就确认过了,自己不是对手。
    数年的差距不是摆设。
    如果……如果是晚上……睡着以后……
    就算风险很大,也必须试试!
    刚蹑手蹑脚挪下床的道乐宴,被奇犽捉住了脚踝。
    从玻璃窗透进来的月光下,他的眼里同样毫无睡意,反出幽蓝色的光。
    “我……想去厕所。”道乐宴当然事先想好了失败时的借口。
    那只手放开了,她正要松口气,正面而来的阻力令她不禁往后倒去,重新躺回床上。
    与阻力随之而来的,对方的身影,也凌驾于她之上。
    明显的怒意。
    “你大概忘了,我好歹曾经也是职业的(杀手)。”他笑得有点自嘲的意味,“你大概也忘了,在这个世界,你已经死了。”
    “我没有。”出去就能证明,“我没有死!”
    “不,你已经……”
    (“你是爱她多一点,还是恨她多一点呢?”)
    ……只能存在于“这里”了。
    以她小巧的体型,力气可以说是相当惊人了。
    但是比自己终究差了一点,甚至还有余裕。
    就像在手里挣扎的小鸟,再用力便会死去。
    她比想象中瘦弱,可以清楚地摸到皮肤下的骨骼。
    已经尽可能地照料她了,她这样大部分是因为长期的压力。
    她是……很倔强的。
    在此占有她,不会有任何改变,自己心里明白。
    不过,动机是私欲,又如何呢?
    对方的意愿也无所谓了。
    “……奇犽。”她得到片刻喘息的机会。
    奇犽忽然清醒了一些,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把被子盖到她身上,一言不发出了卧室。
    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态度,道乐宴稍作等待,就小心翼翼地走到卧室门口,确认到对方正在浴室的事实。
    隔着浴室的门和水声,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正所谓绝处逢生。
    道乐宴不敢耽搁,冲到玄关,门锁有两把,先是上面的,然后是……
    一只沾湿了的手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将打开的门锁重新反锁。
    失去门的阻隔,浴室里的水声清晰了许多。
    逃跑的意图接连败露,道乐宴不由得感到慌乱,以至于瞬间放弃抵抗,为可能的后果微微发抖。
    “我不想伤害你。”奇犽说。
    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
    “我只有你了。”他头发上的冷水滴到道乐宴的脖子,令她打了个寒颤。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他好像很悲伤。
    请饶了我吧。
    道乐宴在心里说。
    “……”奇犽没有追究她二度逃跑的事情,回浴室去了。
    请饶了我吧。
    道乐宴又看向那道门。
    她伸出手。
    请饶了我吧。
    …………
    ………
    ……
    ————
    作话:
    打开门就会过上你的懂的没羞没躁的生活~耶~←瞎扯
    奇犽的某个末路——这种可能性也有呢
    不管怎么想,正常的奇犽都不会抛家弃友来另一个世界找宴酱
    所以……我要被奇犽粉打死了
    啊,我死了
    --
    某种可能性c fuщéns?u壹.?om  -
上一章
返回

[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