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

别小看真正的杀意 ?ōùsнùωù.χУ?

    [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 作者:六日六日
    别小看真正的杀意 ?oushuwu.xy?
    “我已经有六分,不想做多余的工作。”301号考生亮出一张80号的号码牌,“你要是不抢我的号码牌,我可以把这个号码牌送给你。”
    指定目标以外的号码牌也有1分的价值。
    和平方式获得1分,比结果未知的战斗获得3分保险得多。
    放在平时,我肯定会一口答应,但是西索提出了抢301号考生号码牌的游戏,就算我不去抢,他依然会去抢。
    西索和301号考生对望了一会,叹道,“算了~”
    301号考生心领神会地把80号的号码牌抛给了我。
    这气氛有点不对啊。
    西索没有出手就很奇怪了。
    301号考生似乎还和西索有私交啊?
    和变态杀人狂有私交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选择和平解决,没有和他战斗应该是好事。
    反正我也得到了1分,西索的游戏告吹,形势超级有利!
    【选吧:1.留下来  2.离开】
    这不是废话吗??o?Ъl.?o?(po18bl.co?)
    留下来做什么?
    想被杀还是被强啊?!
    脚步往后一挪,就听得西索说道,“招呼也不打~就要走吗?”
    “人有叁急,不需要特别给你打招呼吧?”我随口扯了个谎。
    他没有戳穿我,就让我离开了。
    我想他很可能要和301号考生叙叙旧,所以没空管我。
    接下来,我在沃尔特的帮助下找到了其他考生。
    由于沃尔特没有提前辨认出具体是谁的本事。
    结果碰上那种会面时略显尴尬的熟人——酷拉皮卡和雷欧力。
    “……”酷拉皮卡一脸遇上da麻烦的表情。
    “……”雷欧力则是一脸崩溃的表情。
    “我们这里有一个对于我们来说只值1分的号码牌。”酷拉皮卡率先说道,“这个号码牌可以拱手相让给你,不过前提是你不对我们出手。”
    “当然可以。”
    我的大众形象究竟有多可怕!
    谁见了我都是直接送我吗?!
    “好。”酷拉皮卡给我看了眼他手中的号码牌,然后把号码牌放在他身旁树干的裂缝处,“那我就放在这里了。”
    他们警惕着我,迎面退开,消失在丛林之中。
    兵不血刃,不费吹灰之力。
    我空虚地获得了1分。
    还差1分就能通过第五场测试。
    ……真的,只差1分了?
    我低下头,惊叫道,“卧槽!!!!!!!!!卑鄙无耻下流!!!!!!!!!!”
    这声痛彻心扉的呼喊,惊出一群飞鸟。
    “怎么了,宴?”自动跟随我身后的沃尔特问道。
    “难怪西索会放我走!”我扯着空空如也的上衣,“他不仅偷走了我的手机,还把我的号码牌也偷走了!”
    【选吧:1.去西索那里  2.去301号考生那里】
    两个选项都可能让我获得3分的号码牌。
    不管怎样,在有选择余地的时候,我不会跨越底线。
    人,不能言而无信。
    考虑到西索强大的偷盗能力,说不定还会被他偷走其他号码牌。
    于是我把别人赠送给我的两张号码牌分别放在鞋底。
    这样都还能偷走的话,我以后就尊称西索为‘贼王’了!
    绝对选项直接把我送到了西索附近。
    “真是走得够久呢~”西索转过身,手指间夹着我的号码牌,“想要拿回去吗?”
    “这时还给你也没有关系~”西索低头看着我,“但是要另外获得3分~我就得多杀叁个人呢~”
    “别找借口了,没人会为了一张号码牌连命都不要。”我朝他伸出手,“我是来找你要我的手机的,反正你拿在手上也没用吧?”
    “你讨厌杀人~为什么不阻止我呢?”
    “超出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我也没办法啊。”我接过他还给我的手机,“我可以见义勇为,不代表我想当烈士。”
    西索半眯起眼睛,似笑非笑,“你想过自己可能会由于某种理由不得不杀人吗?”
    “其他情况我不清楚,但如果生命受到威胁,我想我可能会做。”我皱起眉头,“不过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宝贵的,像你这样随意掠夺别人生命的做法,我无法认同。”
    “你究竟从哪里来的?”
    “和你不一样的世界。”我迈出一步。
    “啪”地一声。
    一张号码牌被扔在我脚边。
    在我做出行动之前,西索说,“你拿走吧~这场测试,我不会再杀人了。”
    “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有点莫名其妙啊。
    “其实你不是我的猎物~”
    “……真的吗?”我捡起号码牌,“你没必要这么做,我不会说谢谢,也不会把这当作人情。”
    “哼~我知道~”西索翘起嘴角,“这是我心血来潮~”
    拽什么啊?
    有种烂俗电视剧里故意耍帅的错觉。
    分明是个变态杀人狂+强x未遂犯。
    “虽然我说了不杀~”西索睁开眼,金色的眼睛在悄然降临的夜色中格外妖异,“你真的相信吗?”
    “我也不太确定……”我哪里揣摩得出变态杀人狂的心思啊,我又不是职业精神病医生汉尼拔。
    我不知道他为何杀人,也不知道他为何不杀人,只能凭着感觉说,“不过你挺自傲,应该不会随便做出自打脸的行为吧。”
    西索没有继续讲话,而是不置可否地笑起来。
    我果然不能理解他在想什么,便携着沃尔特快步离开了。
    有沃尔特帮助搜寻,抢到最后一个号码牌并不难,第五场测试无惊无险地结束了。
    按照广播集合到测试qi点的人,除了我以外,只剩七名考生。
    我想起第一场测试时人山人海的场景,猎人考试的淘汰率真是高。
    最后一场测试过后,又会筛选成多少人呢?
    “宴姐姐!”剩余考生中唯一会向我打招呼的,依旧只有小杰。
    一星期的时间看来过得不错,他精神抖擞地指着我身后的沃尔特,“他是谁啊?没见过的人。”
    站在小杰旁边的奇犽显然也对此很好奇,上下打量着沃尔特。
    沃尔特对于其他人探究的视线丝毫不以为意,大方地回答,“你好,我是宴的仆人沃尔特。”
    “咦?猎人考试还可以带随从吗?”小杰问道。
    “我是宴的个人专属物品,所以没有关系。”沃尔特诚实地说出身份,“我不是人类。”
    不是人类这种真相也可以随便说出来吗?!
    “原来是这样啊。”小杰点头道,“在来猎人考试的路上,我也碰到过能变成人类的凶狐狸一家呢。”
    凶狐狸?还能变成人类?
    这世界还有那种东西吗?!
    难怪考官始终没有对沃尔特的出现表示质疑。
    有这个设定在,随身携带沃尔特真的好方便。
    “之前没见到你把它拿出来。”奇犽已经自主把沃尔特当做物品看了,“你这些天用它来做奇怪的事情吗?”
    这小鬼说什么啊!什么奇怪的事情!
    【选吧:1.“大人有大人的玩法,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2.“哈……啊哈……你要不要亲自体验一下是哪些事情。”】
    这可不是我的错,是提问题的人的错,“大人有大人的玩法,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提出问题的奇犽没料到我回答得这么干脆,半信半疑地露出又是惊诧又是不屑的笑容,“……你挺能干的嘛。”
    什么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
    我记得他跟小杰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是十二岁,就这么早熟吗?!
    死小鬼提的低级问题让我的风评又下降了,我好想揍他!
    “大人的事情……宴姐姐,有件事情我必须向你道歉。”小杰不好意思地笑道,“西索是我这场测试的猎物,所以我跟踪西索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你和西索……咳……”
    我给小杰的喉咙来了一记手刀,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给我忘掉。”
    “……”早熟的臭小子奇犽看我的眼神变得五味杂陈,其中包含了惊恐、玩味以及一丝敬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想象的一切都没有实际发生过。”
    “……是吗?”奇犽咧起嘴,猫一样的蓝眼睛弯成大大的月牙。
    靠!跟这个臭小子解释简直是越抹越黑!
    幸好猎人协会的飞艇很快就到了,在飞艇内休息不到半个钟头,听得广播里叫道,“现在由会长进行面试。听到自己编号的人,请到二楼的接见室。考生编号406请到接见室。”
    我让沃尔特等在门外,一人进入了接见室。
    室内的装潢是日式的风格,会长尼特罗在矮桌前席地而坐,招呼道,“坐吧。”
    我依言坐在他对面的坐垫上。
    “作为最后测试的参考,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尼特罗说,“首先,你为什么要做猎人?”
    当然是因为绝对选项……这话由于绝对选项的限制无法说出口,“恩?我想先成为猎人,再当上会长,把猎人协会改造成正义的组织。”
    “嚯嚯嚯,想法不错。”尼特罗真假莫辨地答道,“那我提前告诉你,下届会长的选举,我会采取投票制。”
    “投票吗?容易受到个人操控的类型啊。”我问尼特罗,“您准备什么时候卸任,回家安享晚年?”
    “说不准,毕竟我已经一百多岁了。”
    “……打算工作到最后一刻啊。”死耐在位置上不肯让给年轻人的领导什么的,就是这种类型啊。
    “既然你拒绝当协专猎人,你要不要加入我创立的心源流派?”尼特罗把双手拢在袖中,“像你这样纯粹的武者类型的考生,我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什么……意思?”我一直不明白尼特罗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
    “你的招式,全部是为了制人而不是杀人,没有掺杂丝毫杀意和杂念。”尼特罗笑道,“也许是因为你所处的世界和我不一样。但是武之道原本就应该如此,大多数人都忘记了。”
    我看了眼尼特罗背后的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写了“心”字的字画,“在做出回答之前,总有道场之类的给我先参观一下吧?”
    “嚯嚯嚯,没有问题。”尼特罗问道,“你觉得我有多强?”
    “道馆馆主级的人当然都强啊。”我见尼特罗一脸等我继续说下去的表情,简直像个嫌糖不够的小孩子,难怪说有时人老了反而变成小孩,“反正比我强,我和你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要不然也不会打算拜师学艺了,这样行了吧?还有什么别的问题?”
    “为什么想要变强?”
    “为了保命。”像这种武力值水平远超出我原先理解的危险世界,不知道还得待上多久。
    假若不变强一点,哪天变态杀人狂西索兴致一来,说不定就会赶来把我杀了呢。
    啊,想起这一点,我背后不禁感到一阵寒意。
    “嚯嚯嚯,所以说所有考生中你觉得最突出的就是44号考生了?”
    “是的。”这货在众考生中突出到我一想起来就一身冷汗,“如果可以,我想尽量避免和他的一切接触……我感觉他随时随地都可能杀我。”
    能在变态杀人狂的手下存活到现在,我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恩,我知道了。”
    尼特罗没有再提问题,面试就结束了。
    我在防备着变态杀人狂攻击的忐忑中,熬到了进行最后一场测试的,由猎人协会经营的酒店。
    尼特罗展示给我们的,是一张单对单的淘汰赛表。
    与一般的淘汰赛不同,胜者不用继续比赛,而是由败者进入下一轮,以此类推,最后留下的败者只有一名,其他人则算作通过考试。
    决斗中可以使用武器,没有规则,只要能够令对方认输即可,但不能杀死对手,否则等同于输掉。
    第一场是小杰和一名光头考生进行决斗。
    死不认输的小杰,以及毫不留情持续殴打他的对手。
    我这时才意识到尼特罗的规则其实很残忍,不能杀死对手,自然就变成了虐待的场景。
    所有人近乎无动于衷地看着小杰被殴打。
    而小杰本人也不觉得这样的对待有什么不对之处。
    我想我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世界。
    如果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丛林一样的弱肉强食。
    处于其中的我不能扭曲规则,能做的只有适应。
    要救人的话,像小杰那样没有被救意愿的人,我出手救人是对的吗?
    要不是雷欧力气急地大叫“你不要太过分!他快要死了!让我代替他做你的对手吧!”,我很难判断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到底如何奇特。
    “不忍看的就给我滚,之后的会更残酷。”光头考生冷冷地回答他。
    裁判也公式化地说,“这是单打独斗,其他人不得加入。如果你强加援手,出局的人是小杰。”
    “我没事,雷欧力。”小杰撑着膝盖,弓着背勉强站起来,“这个不足挂齿,我还可以继续。”
    那眼神不像是在逞强。
    直到光头考生折断了小杰的手臂,不仅是雷欧力,连一向冷静的酷拉皮卡都露出无法忍耐,想去阻止的神情。
    “要救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酷拉皮卡转过脸。
    他茶色的眼睛居然变成了红色。
    呃,这世界有能变成的人类的其他物种,眼睛变色应该不是稀奇事吧?
    比起大惊小怪,我还是装作习以为常比较好,“恩,那就……”
    “你不准出手~”隔了四个身位的西索竟然瞬间到了我旁边,一张扑克牌抵在我脖子上。
    我预料得没错!
    变态杀人狂随时随地都可能杀了我啊!
    小杰还没遇到生命危险,我就先有生命危险了!
    对于西索瞬间接近的本领,酷拉皮卡和雷欧力也大惊失色,前者火速拿出了木质双刀,“你有什么意图?!”
    “恩~我只是想好好观赏决斗~”西索抓起一把我的头发,“你要是插手~我就杀了你哟~宴酱~”
    “……”近距离感受变态杀人狂杀意全开的杀气,比看恐怖片、坐过山车、进鬼屋之类的刺激多了,我甚至看到了死前走马灯。
    西索走开之后,雷欧力递给我一包纸巾,“难,难为你了。”
    我默然地接过来,先擦了擦眼泪,再擦掉了脖子被划破后流出的血。
    卧槽!
    变态杀人狂太可怕了!
    咒怨都没能让我吓哭啊!
    沃尔特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没事吧,宴?”
    虽然我知道他无论何时都是温柔的样子,就和假人一样,但我还是忍不住被他这声问话惹得眼泪变多了,“不要说话,沃尔特。”
    “是。”沃尔特轻声应允。
    与此同时,小杰单方面被揍的窘境,以他成功攻击到倒立的光头考生开始,出现了转机。
    宁死也不肯认输的小杰,令光头考生的步调都错乱了。
    我只觉得……
    杀气好可怕杀气好可怕杀气好可怕杀气好可怕杀气好可怕杀气好可怕(颤抖颤抖)。
    缓过气来的时候,小杰早就因为对手认输而赢了,目前已经轮到了我的比赛。
    我的对手是早熟臭小鬼奇犽,他一脸鄙视地看着我,“你哭得真难看。现在冷静下来了,应该能陪我好好玩玩吧?不要轻易就认输了啊,大姐姐。”
    “呵呵呵,你一开口我就觉得超——冷静呢。”我握住右手的拳头,“今天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尊——师——敬——长。”
    --
    别小看真正的杀意 ?oushuwu.xy?  -
上一章
返回

[猎人]绞杀之宴十六岁的绝对选项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