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GBG/哨向】比翼于飞

04解救人质

    【gbg/哨向】比翼于飞 作者:阿酒
    04解救人质
    顾兰还处在兴奋警惕的情绪中,所以当曾弋接近的时候,她很敏锐的察觉到了。
    “不错嘛,挺警醒的。”曾弋打开后排车门,扶起躺倒的云花,坐定。他换上迷彩的作训服以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身姿矫捷,精神焕发,幽明的黑色瞳仁里散发着狩猎者老练的锋芒。
    顾兰听不出他这话究竟是夸赞还是话外有话,短短一天的接触已经让她感受到了“ptsd”的初步症状。
    她像一个合格的哨兵该做的那样,跟在向导的意识波后面,重新载入哨场。作为哨兵,她不能直观地感受到这个哨场里的人员数目,向导有暗场自不必说,就算是其他哨兵,除非是处于集合状态,距离很近的情况下,互相感知也要依靠向导作中介。
    于是她在哨场里探索起来,熟悉这个精神场域。这比她以往对抗中接入的哨场要辽阔的多,她甚至担心自己的精神体在里边迷路。
    她一边在精神世界畅游,一边又忍不住偷看后座的二人。
    后视镜里,睡梦中的云花靠在曾弋的肩膀上,微卷的长发覆盖在他的身前,有几缕还掉进了他的领口。而他只是正身坐着,手里拿着那张地图端详着什么。
    这画面也太自然、太亲昵了!顾兰怕再看下去自己会长针眼,于是收回目光,专注在精神世界。可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她正好怕碰见了二位长官的精神体——雪豹和狐狸。
    她抬起一只前爪不知道现在装没看见还来不来得及。
    但是红狐狸和她的对视告诉她,晚了。
    狐狸坐在那,而那只雪豹不知道在发什么好梦,从后边挂在狐狸身上,肉垫圈住狐狸的颈部,像舔棒棒糖一样舔着狐狸尖尖的耳朵,狐狸面无表情地顺从着,也许是被弄痒了,不时抖抖耳朵,用蓬松的大尾巴扫过雪豹的身子,表示出微不足道的抗议。
    直到雪豹一个弹跳把狐狸压倒在地,拿舌头朝狐狸脸上胡乱招呼时,狐狸才蹬起修长的四肢反抗。
    这时,顾兰听到哨场里响起一个频谱,雪豹像是被谁踩了尾巴一样,瞬间清醒过来,放开那团狐狸,露出一副警惕的样子。
    顾兰第一次听到曾弋在精神场里的声音,近得就像是在脑后嗡鸣:“这是我们一级戒备警报的专用频谱,当起床铃有奇效。走吧,去和大部队汇合。”
    “是!”顾兰一边在意识场里忍不住高呼kswlkswl,一边握住方向盘。
    云花现在的清醒程度不输顾兰,她离开曾弋一臂的距离,扎好头发,整理军容。
    刚才顾兰只是看到哨场里的情景,无非是两团毛球贴贴的事儿,她本人的梦里可香艳的多的多的多了,那当然是真人、实景、5d……
    如果曾弋接入她精神场的时机够早,估计可以和她欣赏到一样的情景,看着她怎么一步步把他推到在床,然后这样那样,变换花样。
    如果说以前的她还会为被曾弋发现而羞耻尴尬不好意思的话,现在的她早就已经理直气壮了,已婚哨兵对自家向导保持那方面的欲望这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吗?
    想到这里,她甚至吹起口哨来。
    然而曾弋不会放过她,他脸上浮现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看样子,花队今天兴致不错哦。”
    云花无语地白眼,又来了,兴致,性致,一语双关地贬损她。他根本不是对被她做了春梦有什么意见,而是一边得意洋洋,一边还要调侃她。他要是哪天不这样暗戳戳地接这些带着钩子的话挑弄她的神经,也就不是他了吧?
    “又可以听见菜鸟们在是战场上被淘汰的哀嚎了,我看你才更期待吧?”
    “这批你亲自挑的兵,就这么没信心?”曾弋和她玩笑还起劲了,“顾兰,你说,你们能不能守住?”
    “我们会完成任务!”
    “你看,人都比你有信心。”
    “是吗?那我们看战绩呗?今天要是守不住红军主力团的攻击,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云花提起气势就把话撂下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是最近对他太好了,他又有底气和她作对了。
    “啊,这,这就不用了吧。他们第一次参加,又没经验,话别说的这么死嘛。”
    顾兰一听曾弋这前后两句话的语气差距,才算明白了:好家伙,原来这就叫秒怂啊。
    “那个,花队,以前您刚到凤凰受训,也是参加演习吗?”
    “我当年,”云花一提起当年,发觉身旁的某人更可气了,“比这残酷。我们教官那会儿是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说句不好听的,跟集中营一样。也亏那时候上边管的宽,现在要这么搞,能吃举报吃到离职。”
    “有那么夸张吗?”曾弋小声反驳。
    “对面指挥官是孟格,等演习完了见了面,你要不要采访采访他?”云花丝毫不让步,“顾兰,就他,你们曾政委,他就是我教官。他从第一届带到你们第十八届,没有他不参与的。他手下的受害者那能排长龙。”
    “顾兰,别信你们队长的,我都转政工干部了,平时也就管管思想工作。”
    “快算了吧。”云花这下连听都懒得听了,刚好车辆到地,她跳下车,带着顾兰部署行动去了,留曾弋在车上搭建哨场。
    不管平时怎么斗嘴,怎么嫌弃,怎么不和,一旦上了战场,他们二人永远步调一致,配合默契,就像左手和右手一样和谐,哪一方都不可或缺。
    不过,即便是云花和曾弋这样的王牌哨向组合,也不是一见如故一拍即合的。云花对曾弋的第一印象正如褚家宝所言,差到极致。那时候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想知道。然而到基地的第三天,屁股还没坐热呢,她们就被当时的助教孟格拖上了一辆防弹车,拉着她们去郊外执行任务,解救人质。
    接到任务的当下,来自侦查营的尖兵、一向机敏的章捷就提出了质疑:“为什么要派我们这个刚刚组建还不成熟的小队执行这个任务?解救人质不应该出动更有经验的队员吗?”
    “张捷同志,不要怀疑任务,这只会影响你的行动,拖累你的队友。”孟格没有透露任何信息,但是张捷的话已经在云花心里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报告!”
    “讲。”
    “这次行动除了我们九人,还有支援吗?”
    “有。向导二队的三名战友会配合我们布置哨场。”
    在紧张和沉默中,云花的战斗小组抵达目标地,他们按照作战计划分头逼近建筑物。云花负责掩护在精神图景里侦查敌情的张捷,同时盯紧东南方向的高地,防止敌对势力外来增援。
    经过仔细摸排,确认了人质被集中在二层楼的某房间,向导通知她们展开行动,包围潜入。
    云花握着95式短突击步枪,蹲伏在楼梯口,汗湿了掌心。
    向导们在哨场通报,已经控制了二至三楼以外的全部三名不法分子,提醒云花她们小心剩余匪徒有所察觉,发动反击。
    昆山的向导们也不是在后方精神场里干看着的,他们也持枪守在关键地点,在行动上配合哨兵作战。
    为了不惊动楼里的匪徒,在建筑外围的几位哨兵依照指示原地待命,云花和张捷成了二楼唯一的兵力。
    论实战经验,章捷比云花更足,她在哨场里对云花说:“别紧张,二楼只剩下两个匪徒,你守住人质间的门口,我去控制另一头那个!”
    “好。”
    一分钟后,章捷拿枪锁住一个被铐住双手的匪徒的头,把他带到门前,要求他打开门。
    劫匪哆哆嗦嗦地照做,门一开,里边传来一股难闻的气味,十几个被困了手脚的人抱头在地上蹲了黑压压一片。
    “另一个匪徒呢?”章捷在哨场问道。
    “分不出来。”云花端着枪扫视这一屋子的人,他们身上脏乱,纹身的,染发的都有,像是黑社会团伙。
    突然,一个鬼影从身后扑倒云花,瞬间脱掉了她手里的枪械,摘掉了她身上的一切装备。
    云花立即反身格斗,可惜对面那人的招式更加凌厉,她占不到一点上风。
    章捷处置好另一个匪徒,正要举枪,却见云花已经被一把手枪抵住了太阳穴。她身后站着一个矫捷黝黑的男人,青色的纹身爬满手臂和胸口,他的头发铲得极短,左耳还挂着一个兽骨耳环,浑身散发着野兽一样危险的气息。
    冰冷的枪口贴着皮肤,身体被紧紧禁锢,恐惧从心底蔓延,云花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她极力控制自己保持冷静,却难以维持在哨场的沟通,她的精神场陷入停宕,脑海中一片空白。
    “放下枪。”云花身后的匪徒对章捷发出命令。
    章捷维持着举枪的姿势,双目通红。
    “这样耗下去你会和她一样崩溃的,有经验的军人可不会和黑社会谈条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不杀人质的。别拿你们的道德标准衡量我们这些亡命之徒。”
    章捷放下枪,退到角落,小声地警告:“不要伤害她!”
    “我尽量。”那个匪徒竟然笑了,这个笑让章捷毛骨悚然,她意识到这是个狠角色,他竟然以说教的口吻命令自己放下枪,而自己却只有照做,因为他说的对!
    他眼中刀锋一样的光芒,仿佛在宣告她已经被看穿了,这让她不敢想象有多少战友警察牺牲在眼前的魔鬼的手中。
    另一个匪徒趁机偷袭章捷,却被章捷制服在地。
    “还反抗?兄弟,逃命要紧!趁现在,天黑了,你从后门跑,去通知弟兄们,军队的来了,兜不住了。”说着他那手指弹了弹云花印着凤凰的臂章,示意他对面来路不小,非我可敌。
    章捷瞪着眼睛看向他,发现自己听不懂他说的话。他难道知道和我们对抗没有胜算?那他又为何在这守株待兔?
    “那你呢?”
    “我倒是想跑,但我跑了,回头老大也饶不了我。只能认倒霉。”
    也是,昨天这兄弟来的时候就说是大哥派来带信儿的,说是让放了这群人,里面有条子派的卧底,怕招大麻烦。还真让他给说对了。幸亏自己刚入伙,组织上缺他一个不缺,还逃的了。
    “兄弟,谢了啊,你保重!”说完那匪徒一溜烟窜进了夜色中。
    “兄弟们,别急,刚才我骗他呢。我不是他们老大的人,我是来救你们的,咱的人在外头接应。看见这个了吗?”说着他敞开胸口露出一个“威”字,算是他们的暗号,“知道你们没见过我,但我是上边派来的。现在我把你们放开,你们把绳子连一块,从窗户那翻下去,这边四周都是树,军队的发现不了咱。”
    此刻云花的精神场已经恢复了一些,她卯力向后肘击,却被灵巧地闪开。
    她恶狠狠地盯着他,嫉恶如仇的血性被点燃。
    “小姑娘,脾气还挺爆?”那人不怒反笑,抬手捏住她下巴强迫她贴过去,然后在她耳边用气声油腔滑调地说,“想活命,你最好老实点。”
    地上的人质们虽然被胶带封着嘴,依然在偷笑。
    “中尉,说你呢,给我兄弟们帮把手。”
    章捷照做。她已经在哨场通知队友们在窗下包围了,所以,她没有违抗他的命令,而是顺水推舟。看来,这黑社会的计策也不咋样。刚才自己可是被唬得心态都不稳了。
    一队人质从窗口顺着绳子下去,没两分钟,云花和章捷就收到队内情报,人质已被悉数控制。
    云花一直在找机会反抗,她找准机会把人掼倒在地,那人吃痛地大叫一声。
    云花和章捷心道不妙,果然,三楼的匪徒被叫声惊动冲了进来。
    她们举枪对着匪徒,匪徒们也举枪和他们对峙。
    “什么情况?”为首的匪徒质问那个纹身男。
    “陈哥,我本来在这儿看守那帮家伙,刚出去上趟厕所,让小王替我看着,没想到一回来就被这两个女的拿枪给办了,人也跑光了!”他声泪俱下地控诉着,和刚才耀武扬威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们两个怎么办?”一个小弟问。
    纹身男抢着说:“陈哥,她们是军队的人,我们硬抗是抗不过的,现在那帮家伙跑了,这俩得留着当人质!”
    “他们从窗户跑的?”陈哥看窗户大开着,“小黑,你从窗户下去,要是能跑,就打电话通知我们下去。你们两个,去,把她俩绑起来。”
    云花和章捷交换了一个眼神,除了相信队友支援,她们现在没有硬刚的余地。于是放下武器,任由劫匪把她们五花大绑。
    五分钟后,陈老大的电话响了,他舒了口气,感叹着天无绝人之路,带着兄弟们翻过窗子逃跑了,只留下一个叫“老刀”的善后。
    老刀摸了下章捷的脸,又一副老江湖的猥琐嘴脸:“多年轻啊,可惜了。要是时间够,怎么也得先尝尝味儿。”
    “您时间不够,我时间够,要不,您先去,我替您尝尝?”这话说的一个赛一个的恶心。
    “你小子怎么不走?”那人恶狠狠地看过来,眼里笑意褪却,“也罢,既然如此——”
    突然,老刀转身抽出手枪对准云花,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枪响,老刀捂着手应声倒地,手里的枪也飞了出去。
    云花睁开眼,只看见那个刚刚劫持自己的人单膝跪地,手里紧握着刚才自己掉在地上的突击步枪,维持着击发的姿势。
    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还活着。她眼看着那人冲过去把老刀压在地上,捆住手脚,然后靠墙坐下,点起一支烟。
    目睹了这一切的章捷更是不可思议,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短短的十分钟里,他已经变换了三次阵营,现在竟然开枪救下了她的队友,这次,不会又要和她们说,“我是你们的人”了吧?
    “你他妈的,到底是做什么的?”老刀忍痛怒吼道。
    那人没有搭理他,而是定了定神,走到云花和章捷面前,掐灭烟头,立正,敬礼。
    他和她们对视,声音温和而庄重:“云花,章捷,你们辛苦了。我是你们队长,曾弋。”
    --
    04解救人质  -
上一章
返回

【GBG/哨向】比翼于飞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