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废帝与宫女

分卷阅读7

    ,一说话就颤巍巍地动着,眼皮也如堆起了一叠褶子般厚实。她明明是个伺候人的,腕上却戴着一副成色极好的玉镯,指甲也修的长长,显然在这长信宫薅了不少油水。

    朝烟自门间走出,答道:“萍嬷嬷,我就是朝烟。”

    萍嬷嬷眯起了眼,上下地打量朝烟,哼笑道:“哎哟,好一个清秀的小姑娘。长了这么漂亮一张脸,却要来咱们长信宫蹉跎青春,也不知太后娘娘如何舍得?罢了,你日后跟着嬷嬷我,自然有的你好处。”

    言谈之间,似已朝烟当做了自己的跟班。

    香秀听了,就有些小着急:咱们家烟姑姑是来做掌事的,又不是给你萍嬷嬷跑腿儿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

    香秀正在急着,朝烟却伸手阻住了她,示意她稍安勿躁。旋即,朝烟慢声道:“萍嬷嬷,太后娘娘命我来长信宫,是命我来掌理长信宫庶务的。恰好今天你来了,那我便说一声:还请萍嬷嬷今日回去了,好好收拾一番账簿库房,将掌事姑姑的令牌与账簿一并拿来我处。”

    她这话说的不客气,一上来就要萍嬷嬷交权。萍嬷嬷眼睛一瞪,哼笑道:“你年纪轻轻的,哪里担得起长信宫的掌事一职?太后娘娘耳聪眼明,岂会这般决断?莫要浑说。”

    跟在萍嬷嬷身旁的小宫女亦阴阳怪气地帮起腔来:“怕不是借着太后娘娘的名义给自己撑腰呢!咱们长信宫,从来都是由萍嬷嬷打理的,魏王殿下都不曾嫌弃!又岂需要你来帮忙掌事?”

    朝烟淡淡道:“我有寿康宫手谕,萍嬷嬷如是不信,大可一观。”

    萍嬷嬷听了,却不显慌色,只道:“寿康宫是寿康宫,长信宫是长信宫。咱们长信宫的主子是魏王殿下。你来了长信宫,就该听从咱们殿下的话,岂能一口一个太后娘娘挂在嘴边?吃里扒外,到哪里都是不讨喜的!”

    一句“吃里扒外”,就像是笃定了朝烟已犯了事儿,直直地骂上了。香秀年轻,沉不住气,当即秀眉竖起,很是气恼道:“你……!萍嬷嬷,你怎么可以说这样过分的话?”

    “过分?”萍嬷嬷嗤笑一声,道,“你来了长信宫,就得听长信宫的规矩。要是觉得委屈,那就去向魏王殿下哭去,看看殿下理不理你。要是再受不住,那就老实回寿康宫吧!”

    萍嬷嬷说罢,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等着看朝烟的笑话。

    似朝烟这样的小宫女,她可见多了。年纪轻轻,怀着点不应当的心思进了这长信宫,可又没什么脑子。随便施点法子,叫她跪上一天,要么洗了全宫的衣衫,她便会委屈地受不了,终日里哭哭啼啼的。

    且这长信宫的主子,又是那位荒唐的魏王殿下。他没能拿宫女太监出气就已是大仁大慈了,更别提为受了委屈的小丫头伸张。于是过不了几天,这些个小宫女就会自请离开。这位朝烟姑娘,恐怕也待不了几天咯。

    只可惜,萍嬷嬷等了又等,朝烟都不曾露出什么失态之色,只是仔细地沉思着。

    片刻后,朝烟道:“萍嬷嬷,今日魏王殿下答应留下我,那便是允了太后娘娘的意思。这掌事的令牌,你是迟早要交给我的。”

    见她这样油盐不进,萍嬷嬷有些恼火,不由放冷了面孔道:“交给你?也不看看这长信宫是谁的地盘!我便是不将令牌给你,你又能如何?连太后娘娘也没法将手伸进这长信宫来,更何况是区区一个你!”

    顿一顿,萍嬷嬷又洋洋得意道:“今日,我就要你这小丫头给我捶捶背、捏捏脚,学学怎么伺候人!”说罢了,就进了屋,在椅子上坐下来,一副等着朝烟上前伺候的模样。

    但萍嬷嬷翘着脚等了半日,一旁的朝烟却没有动,只是木着一张脸在原地站着。萍嬷嬷等的不耐烦了,催道:“臭丫头,没听见嬷嬷我说的话么?还不快来给我捶背捏脚?”

    “宫有宫规,不可违背。你我二人为同阶宫女,岂有我服侍你之理?此乃逾越。”朝烟道。

    “哼…宫规,你在长信宫里与我说宫规?”萍嬷嬷似听了什么笑话,仰头笑起来。那跟着萍嬷嬷一道来的宫女,也捂着嘴角细细娇娇地笑起来,“在咱们长信宫,萍嬷嬷就是规矩!”

    朝烟板着眉眼,道:“若是不守规矩,那就要教训。这一点,萍嬷嬷不会不懂吧?”

    “教训?难不成,你还想教训我?”萍嬷嬷浑不在意。

    “难道我教训不得你吗?”朝烟冷眼看着萍嬷嬷,反问回去,“你们是二人,我们也是二人。且你年老力衰,而我青春正茂。若我当真要教训你,你以为我会落得下风?”

    这段话说的语气平平,但却极是坚毅。萍嬷嬷听罢了,微微一愣,抬起头来,却见得朝烟紧皱眉心,目光正刻板无澜地盯着她,让她心底有些发毛。

    萍嬷嬷又琢磨了一番朝烟的话,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妙。——这长信宫里人本来就少,她这回来找朝烟抖威风,也只叫了个最爱拍马屁的宫女翡翠来。她们是二人,朝烟也是二人,若当真扯着头发扇起嘴巴子来,谁能打得过谁?

    萍嬷嬷慢慢站了起来,又惊觉朝烟比
上一章
返回

废帝与宫女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