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魅魔养成记(高H 奇幻 肉文)

第二十六章:你们把大爷做的眼镜弄坏了啊

    七绝山上。

    这座倒霉的山脉在之前的激烈混战中,已经被足足削去了一座山头……

    “轰隆隆——”

    沉闷的雷声在浓厚骇人的乌云中响起,让每个人的胸膛有一种共振的感觉。

    “哗哗哗。”

    雨势更大了些,磅礴的暴雨在狂风呼啸的深夜中化为漫天水汽,以至于让人觉得,是不是深山里起雾了。

    “呼……呼……呼……”

    地面上,青年摆着攻击架势,他胸膛起伏,气喘吁吁,雨水顺着结实的肌肉纹路流淌,唯独眼神依旧阴狠犀利。

    青年周围,惨绝人寰。

    数以百计的高手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甚至挂在只剩树干的大树上,各种稀奇古怪的武器扔了一地。

    他们有男有女,有的断手,有的断腿,有的断头,没有一具像样的完好尸体。

    浓郁的鲜血从各种残破的身体里流出,染红了附近的土地,连气势惊人的大雨,都无法彻底冲刷掉那不断蔓延的猩红与空气里甜腥与泥土混合的气息。

    对面,高手集结的队伍已经死了大半。

    碎星马洪唯身上多处挂彩,应该是青年黑色利爪的杰作——就连他的胳膊,都被生生扯掉一只,没有生气地跌落在地,任凭雨水冲刷。

    他本人现在只靠一股强大的意志力坚持,随时可能倒下。

    淑女剑吕凝烟的斗笠早已被打飞,清秀的脸庞挂着发自内心的疲乏,一身素衣破破烂烂,丰满的胸脯不停起伏,握着“月华”的纤纤细手也不住打颤,显然已经耗费了巨大体力。

    反观魔女剑苏媚倒是完好无损——这和她的战斗风格和个人性子有关。

    她不喜欢狼狈。

    即便如此,她也是气喘吁吁,死死盯着对面的青年:“我说淑女剑,来的人死了大半,铸恶依旧活蹦乱跳,这样下去,我们搞不好要全军覆没啊……”

    “不……”

    微微侧首,看了看身后幸存的诸多高手,凝烟盯紧青年,眉眼低沉:“我们已消耗了铸恶大部分体力,只等一个可以一击必杀的机会,继续耗下去,赢得只会是我们。”

    “嘁!还得拿人命堆吗……对面到底是什么怪物?”苏媚不由轻啐了一口。

    “呼……不打紧丫头!你马大哥还能接着打!”

    马洪唯疼得龇牙咧嘴,但仍用完好的右臂奋力挥起狼牙棒——不愧于江湖上的赫赫威名,有马洪唯这样视死如归,坚毅不拔的高手在,很能起到稳定军心,激励士气的作用。

    这种人,是真的能做到振臂高呼,一呼百应的。

    “你是谁哥啊?都这样了,还是一边止血去吧。”苏媚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马大哥。”

    凝烟望向他的伤口:“苏媚说得对,你现在的伤势,若不赶紧止血的话……”

    “无碍!”

    马洪唯握拳拍了拍断臂创口周围,振奋道:“虽然战力比之前弱了不少,但给你们制造时机还是足够的!那么多高手都死于非命,我老马又怎能贪生怕死?今日势必要讨伐铸恶!为死去的英雄报仇!”

    充满魄力的发言再次鼓舞起大家的士气,幸存的高手们握紧武器,情绪再次亢奋激昂起来。

    “……”

    看着对面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高手们,青年默默压低身体,他回头——江婴正站在门后,怀里紧紧抱着一本书,从门缝里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

    不妙了……

    白衣娘们的实力不低,和其他近战高手一起上,总能找机会给自己一剑;玩锤子的就像苍蝇一样,怎么打都缠着自己;想要拉开距离,以黑衣娘们为首的刺客系高手又会上前纠缠;跳到空中,又有拿弓箭,弩箭的家伙齐射;而且,老秃驴一直呆在人群最后,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嘿嘿嘿嘿……

    青年阴森森地笑起来:全路封锁啊——付出了这么大代价,看来今天他们是非让我死不可才行了……

    “铸恶!吃你马爷一锤!”

    思量间,马洪唯已经挥舞着铁锤,再次带领诸多高手扑向自己!

    他高高跃起!魁梧的身躯在雨势朦胧的月下化为一条黑影。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看向单手持锤砸向自己的漆黑人影,青年病态大笑,他摆好架势,无视从四面八方进攻而来的高手,嘴边的猖狂笑意逐渐扩大:“战斗并非靠气势就能获胜大叔——这次直接送你见阎王!”

    朴素的布鞋高高抬起,青年身子向后顺势微倾,做出标准的立式一字马,完美凸显干练结实的身材,随后,长腿闪电般落下,一脚跺在地上!

    “腾——!”

    大地震颤!顽石构成的地面瞬间崩塌!强悍的气浪呈半圆状向外扩散,爆发的冲击力甚至在一瞬间逼停了磅礴坠落的漫天暴雨!

    “啊啊啊!”

    几十名近身的高手不约而同地发出几声惨叫,在冲击下身形不稳,失了重心,立刻被气浪吹飞十多米远!随后落在地上痛苦呻吟。

    “!”

    饶是一往无前的马洪唯也暗自心惊:打了那么久消耗战居然还能存有如此实力!这少年果然天生恶兽!

    “怎么了大叔?气势没之前那么高涨了哦?”

    咧嘴嘿嘿怪笑,青年压低身体,瞬间炮弹般跳向马洪唯!

    狰狞的笑脸在眼中放大,马洪唯咬紧牙关,对着那张俊秀但扭曲的脸庞狠狠砸了下去!

    “砰!”

    火星四溅,两人在半空瞬间碰撞!青年比生铁还坚硬的爪子轻松架住了对方的武器。

    “!!”

    马洪唯瞳孔收缩:虽然身受重伤,但单手就轻松接下自己的全力一击……

    这小子……还是人类吗?!

    在重力作用下,两人开始坠落,青年顺势逼近马洪唯,几乎到了脸对脸的地步,他狰狞微笑,露出一口尖牙:“送你上路……”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双爪合握!比暴雨还要密集的拳头登时宛如机关枪一样,接连轰在马洪唯身上!

    月色下,青年的连打速度简直变成了一片残影。

    拳拳到肉的快感让青年陷入了兴奋的癫狂!在两人即将落地时,青年突然推开快失去意识的马洪唯,并借力一个潇洒的旋身——身体360度回旋,湿漉的长发如折扇般散开,飞溅出大量晶莹的水滴,每一滴都映着皎月的光泽。

    凭借旋转增加力度,青年带着他标志性的猖狂微笑,一个回身踢正正踢在马洪唯下巴上!

    “咔!”

    脚尖清晰地传来了骨头碎裂的声音,马洪唯叫都没叫一声,身体便像一道利箭般倒飞出去!

    他一口气撞断了两根大树!又像皮球一样翻滚了十几米远,这才堪堪停了下来,死活不知。

    “啪嗒。”

    轻轻落在地面,还未等青年喘口气,一道平静但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便在不远处响起。

    “铸恶……马大哥拼死争取的时间,我吕凝烟一定会善加利用——你大限已到,受死吧……”

    糟糕!忘记留意那个白衣娘们了!

    “嘁!”

    用力啐了一声,青年立刻抬眼望向淑女剑——她正单手将剑举至身前,明亮的剑身遮住了她一半脸颊。

    吕凝烟一身破烂素衣无风自动,她将食指和中指轻轻压在剑身上,眼眸微阖,周身和月华剑立刻焕发出如月色般柔美的光芒,这些光华由无数小光点组成,开始一圈一圈地缩进吕凝烟体内,仿佛她在吸收什么能力……

    得阻止这个女人!

    暗自咬牙,青年压低身体瞬间冲锋!

    “休想得逞!”

    随着一声娇喝,魔女剑苏媚伙同剩余的几十名高手,一齐跃向青年!

    “滚开!”

    身子略有停顿,青年奋手一抓,几条漆黑的爪印脱手而出!斩向诸多高手!

    虽然停顿的时间连半秒都不到,但对吕凝烟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

    眼见气刃袭来,苏媚眼见不妙,不敢硬抗,赶紧抽身躲开。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闪避,有倒霉闪不开的,身体顿时被切割成了几块。

    “月……”

    静下心来,无视周遭一切惨剧,将意识全部灌注在这一击上!吕凝烟轻声低唤……

    “华……”

    此时,青年已越过苏媚及诸多高手!准备直取吕凝烟!

    不行!此时出手会被直接命中!

    青年咬咬牙,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立刻改变战斗策略:既然已经无法阻止,那么赶紧闪避才是上策!

    在电光火石之间,青年已经扭转身形,登时向后闪电般撤退!

    与此同时!吕凝烟猛地睁开双眸!嘴里娇喝。

    “散!!”

    刹那间!耀眼的光华笼罩了吕凝烟!她举起月华剑向前做突刺状!凝聚了大量能量的剑尖立刻迸放出一股如白练般的骇人激光!

    月华散——淑女剑成名绝技,以“点式高伤穿透”为主的技能,能在瞬间爆发出极高能量!只不过因为蓄力时间稍长,且极耗体力,所以一般吕凝烟并不常用。

    “嗡——!”

    白练之箭速度超凡!发出一路嗡鸣,席卷了途径的一切!几乎眨眼间便追上了青年!

    该死!硬吃这招可就糟了!

    看着那逐渐逼近的光芒,青年只得双臂交叉,准备硬抗。

    然而。

    在那一瞬,青年的余光却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道小小的,没有任何人在意的娇小身影——不会有人在激烈的战斗中注意到她……

    没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也许她早有打算。

    也许她是突发奇想。

    但不论怎样……

    她都张开双臂,坚定地,无畏地挡在了青年身边。

    ……江婴?

    望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青年的表情第一次变得惊诧起来。

    嘁!蠢得没边……赶紧给我死开!

    不仅是青年,就连苏媚和其他高手也吃了一惊——在吕凝烟释放出月华散,铸恶开始后撤时,这个姑娘便突然从木屋里冲了出来!挡在了那头凶兽身前。

    这里怎么会有女孩子?!

    吕凝烟大惊失色,顾不得会反噬自身,连忙强行停止月华散。

    但已经迟了。

    尽管在最后一刻收势,夺目的光柱仍然瞬间洞穿了两人的身体!将他们重重轰在背后的木屋上,使江婴的小小领域顷刻间便化为一堆废墟。

    之后,月华散仍气势不减,一路冲向远方,仿佛白龙直贯天际,划破黑暗,这才化为点点白芒消散在夜空里。

    “噗!”

    气血逆流!在最后收力让吕凝烟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她身子一歪,连忙用月华撑住身体,这才没倒下去。

    “哗啦啦……”

    破败的废墟里,青年嘴唇微启,他推开几块残骸,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遍布伤痕的胸膛上,碗口大的巨洞正汩汩流着鲜血……

    如果吃下全力一击的月华散,青年可能会受更重的伤。

    江婴没能起到任何保护作用——毕竟,对方是独步武林的顶尖剑客,而她只是一个跑两步就要喘气的弱女子,凭这副柔弱的身子,无法阻挡一丝一毫的伤害……

    “……”

    低垂着头,青年默默无声,在他脚下,少女安静地躺在地上,身边,是一副布满碎痕的眼镜。

    “喂……江婴,还活着吗?”

    无视四下试探着包围上来的高手们,青年单膝跪地,表情淡漠地呼唤少女。

    “唔……”

    江婴的胸口同样有一个大洞,鲜血疯狂地从中涌出,但她依旧顽强地活着,并拉扯逐渐失去血色的嘴唇,对青年露出一抹虚弱的微笑……

    “嘿……搞什么啊……这不还活着吗?”

    青年少有地正常笑笑,他耸耸肩:“真傻啊你,挡过来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他的身体有些晃,显然在硬撑。

    “可是……”

    少女无力地望着他,一张嘴,大团的血液便向外涌,她不停努力,小嘴张张合合,委屈又虚弱地笑笑:“感觉你被剑刺到,会痛……”

    短短一句话的时间,她的脸蛋已经一片煞白,少女用力扭动眼睛,有些心疼地看向已经化为废墟的房子:“屋子……坏掉了……”

    “……”

    顿了顿,青年才挠挠头:“别担心,房子可以重建的……再者,本大爷即便被剑刺到,也不碍事……”

    大量高手围了上来,甚至连吕凝烟都强撑着走了过来,但他们谁都没有上前——也许铸恶的确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但谁也不会忍心去打扰这个即将离别与世的无辜少女……

    “不想看到你受伤嘛……”

    眼神里的光芒黯淡了一分,江婴轻轻喘着气,望向天空:“大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至于吧?你看大爷我也中了一剑,不照样活蹦乱跳的吗?”

    江婴闻言开心地笑起来:“是嘛……可是……可是我好困啊大哥……我想睡觉了……”

    虽然笑脸发自内心,但疲乏之意却愈加明显,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直至蜡黄……

    “喂喂……不会吧?雨这么大,你就睡在这里?再坚持一下怎么样?等解决了周围的杂兵,大爷我带你回家睡觉如何?”

    “唔……可是,我真的很困嘛……”

    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抵达尽头,江婴甚至还在虚弱地撒着娇。

    “是嘛……”

    青年望着她,沉寂了足足五秒,只有漫天雨声在周围回响。

    终于。

    标志性的猖狂微笑在嘴角扬起,青年低声微笑:“那……就随你好咯——想睡,就睡吧……”

    “真的吗?”

    江婴又笑了笑,她虚弱地抬抬手指:“那……我要你抱我——地上……真的好冷啊……”

    “蛤?你也太麻烦了吧?”

    青年歪歪头,嫌弃地咧咧嘴,但他还是轻轻俯身,将少女逐渐冰凉的身体搂在怀里:“怎么样?满意了?”

    “嗯……”

    似乎感受到青年的体温,江婴满意地点点头,铺天盖地的睡意笼罩了自己,她拼尽全力抬起眼皮,望向上方的长发青年。

    “啊……对了大哥……谢谢你的礼物……江婴……很……咳咳……很喜欢……”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了……”。

    搂着江婴的身体,青年下意识看向遍布碎痕的眼镜,有些不耐地敷衍她。

    “……”

    然而,怀中的少女,却再也没有回应自己,或者说,她再也不能回应自己了。

    “江婴……江婴?”

    呼唤了几声却没有回答,青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低下头——怀里的少女安静地躺在自己臂弯,表情祥和,如果不是胸前巨大狰狞的伤口,简直让人以为她只是甜甜地睡着了而已……

    “……”

    默默不语,青年将少女轻轻放于地面,他看了看已经碎裂的眼镜,俯身将其拾了起来。

    摇摇晃晃站起身,青年冷漠的眼神扫过一众高手。

    宛如被猛兽扫视的感觉让高手们不由全都微微后退,握紧武器,做好了战斗准备。

    但青年并未发动攻击,他只是捏着眼镜,语气有一丝平静的怒意。

    “喂……我说,你们……把大爷做的眼镜弄坏了啊——知道大爷我磨了多少块宝石才磨出合适那家伙的厚度吗?给我好好爱惜别人的劳动成果啊……”

    咬紧银牙,吕凝烟痛惜地望向江婴:“铸恶……这姑娘是什么人?”

    “蛤?”

    青年咧嘴,挖了挖耳朵:“你说这个女的?江家大小姐啊,你们不认识吗?她挺有名的,人们都说她是个傻子,十几岁的年纪,孩童般的智力——确实是个蠢货啊,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会帮我这种恶人挡刀,哈哈!真幸运啊!要不是她,我搞不好还真就被你给戳死了,现在好了,大爷我没死,还趁机重创了大名鼎鼎的淑女剑!嘿嘿……强行收回那种绝技,对你的伤害一定不小吧?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发展?真是笑死本大爷了!”

    笑声回荡在山林间——明明在笑,但听上去却有一些悲凉……

    “铸恶,莫要得意,即便我已无法战斗,但你今天也绝不可能活下去了——现在的你,绝无可能从这么多高手的包围下逃脱,你草菅人命的日子到头了……”

    吕凝烟默默盯着他。

    “就是就是!乖乖去死吧!”。苏媚也在一旁帮腔。

    “哦——?是嘛?”

    青年玩味地看向吕凝烟:“那就……看好了……”

    “嗖!”

    身形顿时化为一道黑影!青年快如闪电,手中尖爪顷刻间抓向吕凝烟!

    “!”

    微微一惊,一向冷静的吕凝烟莫名有些胆寒:受到如此重伤还能爆发出如此速度!力量!简直……就像真的野兽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

    吕凝烟轻轻闭上眼: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躲开这种攻击了,就让自己这条命,去抵江姑娘的性命吧……

    眼见青年的利爪要直取淑女剑心脏!苏媚不由急得跳脚,电光火石间,她犹豫一下,最终无奈“诶!”了一声,上前猛地将吕凝烟撞向一边!

    “噗!”

    坚硬的利爪轻松破开苏媚的肌肤,并继续向前深入,直至洞穿她的身体。

    “当啷。”

    短刃黑宗掉落在地,青年狞笑着歪起头,慢慢抽回自己沾着温热鲜血的黑爪:“诶呦,不好意思……杀错了……”

    诸多高手大惊失色——魔女剑居然在最后关头撞开了淑女剑?

    “苏……苏媚!苏媚!”

    回过神,吕凝烟连忙撑起身子,爬向软软倒在一边的魔女剑。

    将其心疼地搂在怀里,平日情感淡薄的凝烟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你……你在做什么啊小媚!呜……都……都说了要你离开,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强行忍住哭,吕凝烟抹了抹眼泪,坚定道:“来!小媚!坚持住!我先帮你封住经脉,再给你疗伤!”

    “……”

    轻轻摇头,苏媚抬手制止了手忙脚乱的吕凝烟,她无奈地笑笑:“算啦烟姐……别再浪费你的真气了,我和那傻丫头不一样,我……我知道,我是死定了……”

    “不会……没事的……不要放弃小媚……”

    捂紧苏媚的伤口拼命摇头,但血液还是不停从吕凝烟纤细的指间冒出。

    “烟姐,你知道……为什么我非想要来吗?”

    苏媚微笑着,无力地看向吕凝烟:“其实,不是我想名震江湖,也不是我想要什么无上武功秘籍,而是你非要来啊,我的师姐……我害怕,如果我这次不来,以后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你了——不然,这么要命的危险活儿,谁来啊……”

    “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眼泪止不住的流淌,看不清吕凝烟脸蛋上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呵……就知道今天活不了……”

    苏媚自嘲地笑笑,她有些失神地望向天空:“好想……回古月剑派啊……我想师哥师姐们了……刀口舔血的日子……真难过啊……”

    生机逐渐从她美丽的瞳孔中散尽,魔女剑苏媚就这样死在了吕凝烟怀里。

    “……”

    轻轻合住她呆望着天空的双眸,吕凝烟拼命想把眼泪忍回去,她咬牙切齿: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啊!为什么自己一定要来?为什么自己刚才不躲开?为什么要和苏媚一般见识!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

    比起身体上的崩溃,精神上的崩溃已经让吕凝烟再也没有一丝战斗的意愿了……

    身后的高手们纷纷从吕凝烟身边冲了过去——厮杀声,兵刃相交声,呐喊声,雨声,铸恶猖狂的笑声,一切的一切,明明近在咫尺,却又感觉那么遥远……

    ……

    后世传说,凶兽铸恶在七绝山上被300名武林高手逼到穷途末路,临死前的爆发甚至夷平了七绝山!高手团几乎全军覆没,幸存者不超过10人,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碎星马洪唯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战后便退隐江湖,和家人一起安度晚年,寿至90才安详辞世。

    老和尚——静竹大师为了封印恶兽的灵魂,耗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在将其魂魄封印在七绝山的残骸下后,当场圆寂。

    淑女剑吕凝烟同样活了下来,但是身体因为月华散的反噬而大不从前,精神也萎靡不振,终日活在懊悔和愧疚中,在过了两年郁郁寡欢的生活后,淑女剑与世长辞,一代侠女在花一样的年纪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附近的百姓们为了纪念她,将她和魔女剑苏媚的坟墓一齐迁到了七绝山的遗址处,并为二女修建了祠堂,希望两位侠女的英灵,能镇压凶兽铸恶,护佑一方平安……

    然而,在这个精彩绝伦的民间传说里,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名叫“江婴”的女孩子……
上一章
返回

魅魔养成记(高H 奇幻 肉文)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