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若是逐爱(高干萌文)

若是逐爱(高干萌文)_分节阅读_21

    br/>   “请问你们有打算今年结婚吗?”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不过以后就说不定了。”

    在电视机前的小贝脸都要黑了,她转头看看身边的黎慕川,竟然还是一脸淡然。

    “你不生气?”小贝有些生气,也有些不可置信。

    “为什么要生气?”黎慕川淡淡地道。

    “他胡说呀!”小贝指着电视机里的俊脸。

    “你也说了是胡说。”黎慕川伸了一个懒腰,自然地把她揽进坏里,“不是事实。”

    小贝在他怀里脸渐渐变红了,只不过还没被抱够,他就放了手,“那,你想怎么解决?”

    “看电视吧。”黎慕川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今天让大家过来,其实是想澄清一件事情。”叶远宸在电视机里的表情很严肃,似乎这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我很遗憾,这件事会牵扯到颜小姐。”

    “我本来是想安安分分地追求她的,可是没想到却把这件事情这么早暴露在大家的面前。在这里,我也想向她说声抱歉。她与我和白薇的事情,无关。”

    立马有一个狗腿的记者凑上去问,“这么说,叶先生只是在追爱?”

    “没错。”

    不知道是哪个托儿在人群中喊了一句,“据说颜小贝和大律师黎慕川很好……”

    “是黎慕川?”

    “竟然是黎慕川!”

    叶远宸淡淡开口,“如果是这样,我会恭喜他们。”

    电视机外的小贝吃惊地张大嘴巴,“怎么会这样?”

    黎慕川拍了拍她的头,“看到结果就好,至于过程不重要。”很显然,这个结果已经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而叶远宸则是自己放低姿态,委曲求全。一方面解释了他和白薇并没有关系,一方面又帮助她洗清。最重要的还是突出了他深情款款的形象,更是做到了炒作的效果。

    只是,叶远宸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呢?这点小贝实在想不明白。

    而黎慕川却清楚的很。

    叶远宸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因为一个赌约。那晚他与小贝会面后,他亲自找上了他。当时发生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

    ……

    “黎慕川?”叶远宸看着他,轻轻一笑,“没想到你会找我。”

    “我不想说太多。”黎慕川坐在他的对面,“如果你还记得那个赌约,那么现在就可以实行。”

    赌约?叶远宸皱了皱眉。原来他还记得吗,那个可笑的赌约。那时候他们两还是朋友,却渐渐因为各自的发光点背道而行。他喜爱唱歌,黎慕川却爱看书。他的成绩并不好,黎慕川却总是排在成绩榜上的第一名。

    渐渐地,原本两个要好的朋友开始疏远。

    叶远宸向来是一个倨傲的人,却在那年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印象里她扎着马尾,皮肤白白的,眼睛不大却很水灵。可是他却从别人口中得知,她喜欢的似乎是黎慕川。

    于是,他找黎慕川下了赌注。叶远宸还记得,当初他是这样说的:“我们两一起追她。如果谁追不到,就给对方一个许诺。”

    “无聊。”当时的黎慕川是这么回复他的。

    叶远宸知道,这个赌注一下去就会是惨败,他忘记了当时黎慕川为什么会答应,只是记得,黎慕川没有做任何举动讨那个女孩子欢心。反倒是最后,那个女孩向他告白了。就在叶远宸的面前,对着黎慕川告白。

    黎慕川以为自己一生都用不到这个所谓的诺言了。但是命运总是爱开人玩笑。

    ……

    “你真的变了很多。”将思绪拉回,叶远宸的嘴角上扬,似乎带着点嘲笑的意味,“从前的你可不是这样。我真是没想到,原来你的品位只有到这种程度。”

    黎慕川当然知道这种程度代表的是什么,他不屑地笑了笑,“我看中的,不正是你看中的吗?”

    “好。既然这样,我答应你。”叶远宸为他倒满一杯酒,两人碰杯而饮。

    黎慕川是真的变了很多。从前的他,根本不会主动向自己提要求,因为他每件事情都做的十分完美,根本用不上自己,成天一副面瘫状,在毕业那一天连一颗眼泪都没掉,一句话都没有说。而现在的黎慕川,似乎多了一点常人的喜怒哀乐,最重要的是,那独特的待人态度。叶远宸又抿了一口啤酒,淡淡地想。

    Part.28 事变

    回到A市后,小贝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之中。回想起来,这段所谓的旅程可真是事发连连,各种意想不到。最重要的还是她与黎慕川的关系似乎变得有些微妙。

    那天晚上在酒店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让小贝一想起来就觉得脸红无比。可是自己与黎慕川到底没有确认关系,她有些手足无措。下定了决心与他说明白后,小贝给黎慕川发了一封短信,邀请他今晚一起吃饭。

    出门前小贝好好打扮了一番,今晚也许将要正式改变她和黎慕川的关系,这让她觉得又期待又紧张。磨磨蹭蹭了一番,小贝终于自信地出门了。

    他们约定的地点是A市一家很有名的牛排馆,小贝想这种时候总是要正式一点。到达牛排馆门口的时候,小贝深呼吸,又给自己打气,然后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牛排馆的气氛很好,不愧称为A市最高级。黎慕川已经到了,今天他身着茶色的衬衫,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的目光对着窗外,与外面略微浓重的夜色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显是发现她来了,他转过头,向她这边看过来,目光中似乎带着几分笑意。小贝急忙朝他的方向走,又安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侍者见状礼貌地迎上来,捧上厚重的菜单。黎慕川看了一眼,将菜单推到小贝的面前,“你点吧,我随意。”

    小贝接过菜单翻开,随意指了一个牛排,“啊,就这个吧,来两份。”

    “请问您还需要点别的吗?”侍者温柔地问道。

    小贝一边咂舌不愧是高级牛排馆,服务员的态度就是好,一边回应,“不需要了,谢谢你。”其实她现在最需要的还是勇气。

    牛排很快就送上来了,小贝没什么心思享受美食,但是看黎慕川姿态优雅,从容不迫地享受着牛排,她又觉得不该白花钱,于是很开心地一口一口吃完了她的那份牛排,在开始之前总要先垫垫肚子,才有更大的勇气!估计再来一点酒壮胆会更好?这么想着,小贝用祈求的目光对准黎慕川,“我想喝点酒。”

    “你确定?”黎慕川用纸擦了擦嘴角,看了她一眼,“我可不想再见识你醉酒的姿态。”

    小贝努努唇,转头喊来侍者,“麻烦你给我一瓶红酒。”

    侍者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一瓶红酒送上。小贝将红酒倒满高脚杯,一闭眼喝下去几口,不一会儿小脸就变得红通通的,她又开始觉得昏昏的。

    “好了,我可以了。”小贝晕乎乎地说,“我要告诉你。”

    “恩?”黎慕川好笑地看着她的傻样子,从她手边将红酒瓶拿来,也给自己倒了一点。

    “黎慕川,你不觉得现在我们这种关系,有点奇怪?”小贝抿了抿唇,还是说出来了。

    “还好。”黎慕川莞尔一笑,修长的手指绕过高脚杯,轻饮一口。

    “上次,我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前一天晚上……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小贝咬了咬下唇,有些犹豫地说,“你说我可以和别人说……”

    “记得。”黎慕川静静地看着她,“那是你打工得到的报酬,不是吗?”

    “那那天在横店的酒店,你我……”小贝的脸越来越红。

    “你,我?”黎慕川似乎在逗她。

    “我们都那个了。”小贝鼓了鼓腮帮子,随后深呼吸,“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确定关系了?”

    她从黎慕川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征兆,他太安静了,太平静了,就像一滩静水,她实在猜不透黎慕川到底会怎么回答。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也许,还是太快了?

    小贝不知道黎慕川的想法,只知道自己等了他很久。最后,黎慕川正要开口的时候,小贝的手机响了。

    是颜大沙的电话,小贝有些懊恼地接起来,“喂?”

    “小贝,我刚刚接到银行的电话,法院要封我们的房子,强行拍卖……”颜大沙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此刻的他很慌乱。

    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小贝突然手软,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她不可置信地咬住了下唇,神情慌乱。“怎么了?”黎慕川皱了皱眉,看她的这个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小贝的酒气似乎在一瞬间都消散了,面上的嫣红也是因惊吓而起。她浑身似乎被抽出了气,软趴趴的似乎下一秒将要倒下去。

    ……

    颜大沙当初贷款的方式就是以房屋抵押,天知道他犯了多大的错误。误信了那些朋友连自己的房子都要没了。

    颜大沙无力地坐在沙发上,深深垂着头。房子被法院收回拍卖,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能的父亲,现在小贝还没有完全的经济独立,这么快就没有地方住了,而造成这一切的是自己。他自责万分,却又不能做什么。

    “爸!”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颜大沙疲倦地抬起头。看到小贝似乎很着急地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清俊的身影,原来是那个叫做黎慕川的律师。

    颜大沙叹了口气,“你回来了。”

    “爸,到底怎么回事?”小贝还有些站不住,刚刚回来的时候,她浑身都在颤抖,若不是有黎慕川扶着她,她估计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今天我刚刚接到银行的电话,如果还不清钱,房子就要被收回拍卖了……”颜大沙又叹了口气,“不仅是房子压出去,因为贷款的数目很大,透支的话也有可能坐牢。”

    坐牢!

    小贝被吓得脸色苍白,黎慕川赶紧扶了她一把。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拍拍她的肩,示意她不要紧张。

    刚刚来的路上,小贝已经将大概的情况告诉了黎慕川。这件事情是比较棘手,如果想解决一切,那还要再打一场官司。

    “也许我可以帮上忙。”黎慕川清冷的声音响起。颜大沙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又将眼光移向自己的女儿,只见她稍稍释然,藏不住脸上欣喜的表情。

    他正要说什么,就被小贝拦截住了,“那就这样吧,也只有这么一个方法了。”

    “好,那我马上整理资料。这场官司很难打,因为黎慕川没有证据指明王集良所为,所以需要费一番心思。

    颜大沙自责道,“是我太相信他们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原来所犯下的错误无法弥补也没有必要去深究了。

    ……

    “叔叔,对方已经起诉你了。”佘澄波澜不惊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平淡如水。正躺在床上享受酒吧妹妹按摩的王集良突然不可置信地坐了起来,“这么快?”

    “是的。”

    王集良听见她如此镇静的声音,稍稍放下心来,“那你替我解决吧,小澄,叔叔知道你是很能干的。”

    佘澄冷笑,“叔叔,这次恐怕我也无能为力。”

    “怎么?”王集良有些恼怒,他避开按摩妹妹那双软滑的手,撑着床走到了外面,“你不是说没有问题吗?”

    “对不起,叔叔。”佘澄的声音还是平淡无比,“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对方,是黎慕川。”

    “黎慕川?就是上次你说的那个……”王集良心下一惊,脸色越发苍白。

    “是的。”佘澄轻轻扬起唇角,“不过叔叔放心,我会尽力而为。”虽然是黎慕川,但是她还没有那么快就放弃。一直以来,她就想和黎慕川真正发起一场交战,这个机会来之不易。虽然她没有底,但是好强的她也不会就这么放弃。

    “小澄,叔叔这次全靠你了,你一定要争气啊!”王集良着急地说,不忘再一次提醒,“千万记住。”

    “我知道了,叔叔。”

    ……

    小贝和黎慕川并肩在街上走着。

    “不要这副样子,这不像你。”黎慕川云淡风轻道,“打官司的是我,能否赢也在我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

若是逐爱(高干萌文)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